視覺研究 Visual Studies

影像與民族誌研討會

米酒加鹽巴:「原住民影片」的再現政治
作者:林文玲(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

摘要:九○年代開始,台灣第一批經過訓練的原住民影像工作者紛紛投入部落歷史與現況的採集工作,就像世界其他的原住民與少數族群一樣,這批影像工作者意識到使用包括影片和錄影帶作品在內的多樣電子媒體作為一種對內與對外的溝通、自決、與抵抗外來優勢文化的新工具。他∕她們所選擇的議題、再現方式、敘事策略與風格美學與非原住民影像工作者有明顯的不同,這或許因為與拍攝對象(族裔連帶)的互動關係,也或許因為身為「原住民」的這個身份所帶來的境域感及現實處境導引出他∕她們不同觀看世界的方式。在這些「原住民影片」中,由於「內(原住民)∕外(非原住民)」「相同(我族)∕異(他族)」的界限模糊與複雜糾結,更加突顯「原住民影片製作」與其(影片)文本閱讀,除了對於影片媒介的掌握、操作能力外,是緊密關係著對(被拍攝對象)當地∕事人文化、語言的理解、翻譯與詮釋的行為。「原住民影片」──一種再現的實踐──最主要關涉到的是原住民內∕外部觀點、意義的協商、妥協及共構與原住民自主性等問題,而這些問題的探討只有放在台灣政經商文化以及歷史更大的脈絡察看,才能得到比較清晰的圖像。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的影像資料收藏全文
作者:曹之鵬(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編審兼博物館主任)

摘要: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自民國四十四年創所至今,不斷地累積民族誌影像資料,以做為研究紀錄及參考資料。這一批研究人員自田野採集的影像紀錄,在某些程度上呈現了近代台灣人類學研究發展的一個縮影,也指出了四十餘年來台灣文化發展的軌跡。本文即以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博物館視聽室內有關民族誌的影像資料為基礎,就不同時期資料的典藏與蒐集做一歷史回顧,並分析民族誌影像資料在台灣人類學研究上所扮演的角色。

大陸影視人類學紀錄片的歷史與發展全文
作者:王慰慈(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專任講師、淡江社區廣播電台台長)

摘要:人類學電影的理念﹐主要以紀實手法記錄不同族群的社會、文化、家庭、婚姻、階級、音樂、歌舞、宗教、藝術、風俗人情等型態以及他們的價值觀與人生觀等。一切由人類學的角度,文化人類學的觀點、方法來拍攝少數民族的紀錄片。

中國大陸擁有五十二個多元化的民族。他們在五○年代進行了全國少數民族的大調查。當時在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的組織下,也就是現在的國家民委,派出民族研究工作者和北京大專院校的文科師生和地方的民族工作幹部,組成調查組到全國各個少數民族地區做全盤的調查。當時有學者提出應採用電影攝影機將少數民族的情況真實的記錄下來,後來透過民委組織的同意與批准,決定在調查組進行工作的同時,開始加入電影製片廠的攝影師一起工作。

中國社科院民族研究所1957年開始籌備,1958年一邊建立研究所,一邊進行拍攝少數民族社會歷史紀錄片。參加紀錄片拍攝的電影製片廠有八一電影製片廠、北京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北京科學教育電影製片廠、新疆電影製片廠,這裡面新疆電影製片廠是地方台。因此中國在1956-1960年這段期間﹐大量以35釐米拍攝了十七個少數民族﹐共留下二十一部寶貴的人類學影片。這批影片的拍攝方式是皆由研究人員與專業攝影師共同參與製作的。

本論文將從歷史與紀錄片的角度﹐探討中國大陸這批最早期的影視人類學影片的製作理念與內容形式﹐並進而觀察與比較中國近十年來在<研究機構>以及<獨立製片>和<電視台>三批人馬所拍攝的人類學影片之發展與狀況。

希望透過對中國大陸的暸解與剖析﹐進而為台灣民族誌影像的未來﹐提供一些方向與參考。

排灣影像的文化美學全文
作者:胡台麗(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研究員 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兼任教授)

摘要:排灣人如何面對鏡頭?當紀錄片「美學」與排灣族「美學」相衝突時要如何處理?反省紀錄片「美學中的「真實電影」與「直接電影」。以往大都只考慮影片攝製者對「真實」的詮釋,追尋所謂的「真實」與「自然」,但是否符合被攝文化的「真」與「美」?這涉及為何要被攝的價值觀。當排灣族將「攝影」賦予極高的文化價值與期盼時,日常生活的隨意鏡頭捕捉或依據拍攝者的邏輯的訪問與呈現並不能滿足其願望。排灣人喜歡自己排演,按照文化美學的邏輯排演,喜歡samiling、喜歡samili的感覺。如此雖然與「自然」「真實」有差距,但符合其文化理想。

鏡頭下的雅美族:蘭嶼雅美族影像民族誌的回顧
作者:李子寧(國立台灣博物館助理研究員)

摘要:本文回顧自十九世紀末以來,在像機及攝影機鏡頭下所呈現的雅美族人及雅美文化形象的變遷。自1897年鳥居龍藏前往蘭嶼調查開始,雅美族就一直成為人類學者或相關研究者及觀光客相機鏡頭取材的好對象,1956年鹿野忠雄與賴川孝吉更出版一本以影像照片為主的雅美族民族誌。至戰後,關於雅美族的影像又加入了以攝影機拍攝的各種影片。本文藉回顧這些不同時期的影像,檢討這些影像背後所反映出不同「觀看雅美族」的角度與觀點。

從殖民壓抑到主體抵抗的原住民族紀錄片-兼談變動中的紀錄片工作者全文
作者:木枝‧籠爻(潘朝成)國立台南藝術學院音像記錄研究所

摘要:

1、原住民族生產「紀錄片」的目標是,對內消靡矛盾、衝突;對外攻擊強勢意識形態。

2、1990年代以後,大社會環境的逐漸開放,自我認同的原住民族知識青年的增加,加上攝影器材革命性的轉變,如數位影像的引進、剪輯設備的大眾化、簡易操控、價格一般化的情況下,大大的幫助原住民族在社會中找到可以發言的位置與機會。1990年代中期以後,大社會環境雖開放但反省仍不足,此時期才出現的原住民族紀錄片工作者與其生產的紀錄片,仍舊是萌芽的階段、是站在邊緣位置的發聲。

3、對於影像的功能來說,原住民族內部需要、原住民族與大社會碰觸所產生的種種複雜問題,需要透過有系統的攝影組織,以影像的特質針對議題屬性深入探討與建構,除了透過紀錄片研討外,應有經常性的或固定性的電視頻道播出,不斷的拋在大社會中翻滾、激盪、反省,促使大社會瞭解、支持以及原住民族內部的整合,以合乎社會正義的原住民族政策。


 

台灣民族誌影像學會 版權所有 建議最佳瀏覽狀態1024x768以上
地址:115 台北市南港區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2610室 學會助理 陳羿君 0927917925 電話:02-26523453 傳真:02-26523457,轉交2609室 電子郵件:tave@gate.sinica.edu.tw
(因為本院郵件過濾機制會阻擋來自Yahoo奇摩郵件帳號的信件,建議您以Yahoo奇摩郵件帳號以外的郵件主機寄發電子郵件至學會,謝謝。)